古與今 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《乾隆皇帝宮中行樂圖》軸,清乾隆,金廷標繪,絹本,設色,縱168厘米,橫320厘米。

清代康乾盛世時期,百姓安居樂業,農業、手工業、商業、對外貿易發展到較大規模,全社會呈現繁榮景象,昌盛時代對古典家具大發展提供機遇。從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來看,經歷數百年的滄桑歲月,這些古典家具依舊美輪美奐,富麗堂皇,穿越時空,向我們傳達中國家居美學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《道光帝行樂圖》軸,清道光,紙本,設色,縱111厘米,橫294.5厘米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紫檀木百寶嵌菊花圖寶座清中期,高108厘米,長110厘米,寬83厘米 (圖來自北京故宮博物院)


中國明清家具的用材考究,明代皇室貴族以黃花梨、 紫檀 、雞翅木、鐵力木為主;清代統治階級以黃花梨、紫檀木為最上乘用料,雞翅木、鐵力木也常見。每件家具的堅固的工藝結構、唯美的雕刻圖案,都是古代能工巧匠精心設計、制作而成。古代匠人以這種巧奪天空的制作手藝,向現代展示著古代卓越不凡的紅木古典家具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圖畫中描繪了乾隆皇帝在林園自娛自樂的場面。在庭院內,樹林茂密,圖中色彩豐富,中年乾隆皇帝坐在房廊下觀賞庭院風景。在八仙桌上早就鋪設了筆墨紙硯,給這一幅美麗的自然風光填詩寫詞,喚起心中無限的休閑舒適時光,喚起對陽光蔚藍天空的無限的遐想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八仙桌 大紅酸枝 規格:96cm*96cm*82cm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乾隆皇帝:弘歷古裝行樂圖(圖來自網絡)

在這一幅《古裝行樂圖》中,畫桌是羅鍋棖加卡子花矮老,四面平結構,很地道的選擇,桌子沒有木紋,似乎是漆面的,椅子只看出是靠背椅,腳踏很漂亮,似是朱漆的,而且腳踏表面不似通常腳踏為一塊木板,而是面芯做編藤,挺特殊的。畫桌上干干凈凈,除了硯臺,水注,墨塊,只有一支如意,再就是一對羊脂玉玉環,這倒是應和了乾隆喜歡玉的說法。在芭蕉葉上書寫,這恰好達到了一種高貴古典藝術限定又自由的狀態。在圖中制作的家具手藝來看,古代匠人對榫卯技術高超的應用,即使這張畫桌放在現代社會也引領潮流的存在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《弘歷雪景行樂圖》軸,清,郎世寧等繪,絹本,設色,縱486厘米,橫378厘米。(圖來自故宮博物館)

《弘歷雪景行樂圖》中描繪乾隆皇帝與眾多皇子新年在宮苑賞雪的情景。從繪畫場景來看,圖中乾隆皇帝坐著一把交椅,踩著小腳踏,屋內擺放一個條案,身后擺放了一個博古架,園林中隨處可見的家具,用料厚重,尺度宏大,雕飾繁瑣復雜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品名:明式小書架:規格:交趾黃檀

規格:63cm*39cm*175cm

論古達現代,人都渴望于自然相伴,這份渴求從古自今都不曾減弱,在林園中通過工匠巧儀進行借景。古人愛自然,制造自然,但是更尊重自然。今日人們依然渴望與自然相伴,為了能達到古人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在家具制作中,分為京作、廣作、蘇作,廣作家具華麗精美、雕刻繁復、豪華氣派。對于廣作非遺傳承人的永華家具來說,一直延續至今,用料大氣,厚重,彰顯嶺南文化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《乾隆帝元宵行樂圖》軸,清乾隆,絹本,設色,縱302厘米,橫204.3厘米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永華家具:交椅 材質:大紅酸枝

交椅最早出現于遼、宋,比其他的傳統椅類晚了兩三百年。歷經漫長的發展過程,交椅的地位節節攀高,最終為高階的達官貴人所專用,特別是歷代皇帝和貴族們在宮外巡游、狩獵時經常使用,以表征其崇高的身份和地位。

《乾隆帝元宵行樂圖》描繪的是乾隆皇帝與皇族子弟們在宮苑內慶賀元宵節的情景。圖中乾隆皇帝坐在樓閣上,正安詳地目視著皇族子弟們慶賀元宵節。坐的,正是一把交椅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《弘歷是一是二圖》軸,清乾隆,紙本,設色,縱76.5厘米,橫147.2厘米。

古與今《弘歷行樂圖》中莊嚴華麗的古典家具

左圖:螭龍紋小圓臺 材質:巴黎黃檀

規格:82cm*76cm

右圖1:梅花幾 材質:交趾黃檀

規格:68cm*85cm

右圖二:1.26福運條案 材質:交趾黃檀

規格:126cm*98cm

永華家具對藝術文化的傳承,以匠人之心發展至今,把廣作家具發揚光大,作為行業的引領企業之一。對紅木家具的制作精益救精,只為給喜愛古典藝術文化的朋友們一件滿意的藝術品!

客服

QQ在線客服

欧美老妇乱人伦a片精品,日韩a∨无码中文无码电影,波多野结衣无码,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2017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