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檀重器 ——進入21世紀的拍賣會中的紫檀家具集錦


紫檀在明清貴為帝王之木,在當代更是備受追捧。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,國內出現紫檀家具收藏熱,此后20世紀紫檀木料價格暴漲,拍賣價格屢創天價。

紫檀之價值,在于木材極為罕有,又經漂流過海,經御用工匠雕琢,為明清皇室推崇,也是世界文化的符號。今日共賞20世紀拍賣成交前十的紫檀藝術精品。

紫檀家具拍賣

TOP1 清乾隆

紫檀高浮雕九龍西番蓮紋頂箱式大四件柜

成交價:RMB 93,150,000

拍賣會:北京保利八周年春季拍賣會

專場:清乾隆紫檀雕九龍紋大四件柜

時間:2013-06-04

尺寸:長174cm;寬74cm;高325cm

此件為標準頂箱立柜式大方角四件柜,精選紫檀大料制成,柜頂和后柜板披灰。造型四平八穩,比例勻稱,柜子和頂箱用料相當,框架用格肩榫卯相接。正面平整,側山落膛起鼓做,設閂桿和柜膛。立柜中部裝架籠,設抽屜二只。此柜最奪目之處是八扇柜門和柜膛立板的鏟地高浮雕,雕刻工藝神清功精,布局繁簡有序有理,整體上給人以氣度威嚴的震撼力。

TOP2 清乾隆

御制紫檀木雕八寶云蝠紋“水波云龍”寶座

成交價:HKD 85,780,000

拍賣會:香港蘇富比2009秋季拍賣會

專場:中國瓷器工藝品

時間:2009-10-08

尺寸:110.5×140.5×85.5cm

該寶座選用上乘珍貴紫檀木精心雕琢而成,紋理細致緊密,光澤深邃古樸,“水波云龍”圖紋莊嚴偉岸,游龍栩栩如生,工藝精湛,氣勢磅礡。龍椅的正背面共雕有五條“水波云龍”圖紋,由于木材厚實,采用了難度很高的高浮雕技法,使紋飾玲瓏浮凸,立體感十足。

TOP3 清乾隆

御制紫檀雕云龍紋寶座

成交價:RMB 71,680,000

拍賣會:北京保利5周年秋季拍賣會

專場:云龍九九—龍紋圖像與明清宮廷藝術

時間:2010-12-05

尺寸:寶座長137cm;寬95cm;高127cm;腳踏長93cm;寬38cm;高15cm

此件通體以紫檀木制成。面下有束腰,拱肩,鼓腿彭牙,內翻馬蹄,帶托泥。七屏風式座圍,背板、扶手的板心及面下四腿、牙條均以浮雕手法雕刻云龍紋,作工精細。散佚民間的寶座大多與腳踏失群而不成套,是件能完璧保存至今,殊為難得。此座刀法精密,圓潤渾厚,不露刀鋒,龍紋栩栩如生,云紋舒卷生動,堪稱精巧華麗的清代家具典范,是為凝聚帝王神思、巧匠妙藝之重寶。

TOP4 清乾隆

紫檀雕西番蓮“慶壽”紋寶座

成交價:RMB 93,150,000

拍賣會:北京保利八周年春季拍賣會

專場:清乾隆紫檀雕九龍紋大四件柜

時間:2013-06-04

尺寸:長174cm;寬74cm;高325cm

寶座象征著至高無上的皇權,為皇家成員御用。此西番蓮紋寶座,通體紫檀大料制成,四面有工,金星滿布,如云似錦。鏟地浮雕西番蓮,靈動自然,設計圖案明顯出自如郎世寧等宮廷藝術家之手,和圓明園內的西洋建筑風格相同,是乾隆皇帝熱衷于西洋藝術的又一佐證。寶座線條流暢,動靜對比恰到好處。矮束腰,方形回紋腿足直落于托泥之上,造型莊重,既有中國傳統家具的間架結構,沉穩大氣,又顯露歐洲風格的華麗多姿,是中西合璧的佳作。

TOP5 清乾隆 紫檀龍紋御案

成交價:RMB 55,200,000

拍賣會:中國嘉德2011秋季拍賣會

專場:姚黃魏紫—明清古典家具(一)

時間:2011-11-12

尺寸:高86.5cm;寬167cm;厚72.5cm

此御案造型雄渾,體型碩大且用材厚重。滿雕云龍紋飾、構圖飽滿、雕飾繁瑣、打磨精細、遍布束腰、牙板、腿足的云紋層疊布局、盤渦深旋。襯托著龍的曲線及律動,刻畫出五爪金龍輾轉騰挪、上天入地之意象。此御案有“江山永固”、“青云直上”和“教子向上”等多種寓意,充分體現出它皇家御用重器的身份。

TOP6 明 周制 魚龍海獸紫檀筆筒

成交價:RMB 55,200,000

拍賣會:中國嘉德2012春季拍賣會

專場:翦淞閣 文房寶玩

時間:2012-05-12

尺寸:直徑14.6cm;直徑11.7cm;高16.5cm

備注:此筆筒器表滿浮雕魚龍海獸圖像。二龍一為海水龍,一為騰云龍,雙龍盤旋,氣勢震懾人心。為王世襄(1914-2009)舊藏。王世襄根據浮雕二龍的表現類似永、宣瓷器上的龍紋,以及其它動物的奇古之貌,認為此筆筒絕非晚明所能有;又將其與朱守城墓出土的紫檀螭紋扁壺相比,認為其時代風格顯然早于萬歷,其年代可能早至十五世紀中葉。

TOP7 清乾隆紫檀透雕巴洛克風格寶座

成交價:RMB 40,250,000

拍賣會:北京保利2011年春季拍賣會

專場:御制翡翠朝珠項鏈,宮廷藝術與重要瓷器工藝品

時間:2011-06-05

尺寸:長132cm;寬87cm;高120cm

清乾隆紫檀透雕巴洛克風格寶座,三屏風式座圍,靠背扶手均透雕西洋卷草紋。歐洲巴洛克式搭腦,座面下束腰,浮雕窄絳環板。彭牙鼓肩三彎腿,牙條浮雕西洋卷草紋和夔紋,外翻馬蹄,下承托泥。此寶座通體取紫檀大料雕制,材料質地碩大縝密,紋理纖細浮動,變化無窮,色調深沉,尤顯貴重,大氣雍容,非同一般。
且縱觀整器,整體造型及紋飾較多地吸納了西洋文化元素,具有濃郁的西方巴洛克藝術風格,紋飾藝術感極強,具有較強的沖擊力。

TOP8 清乾隆/嘉慶

御制紫檀雕獸面龍紋條桌 (一對)

成交價:HKD 37,950,000

拍賣會:佳士得香港2013年春季拍賣會(二)

專場:雅趣流芳——陳玉階珍藏中國藝術精品

時間:2013-05-29

尺寸:高90cm;寬270cm;厚54cm

紫檀木制,案面攢框裝數板,邊緣浮雕回紋。面下高束腰,腰間浮雕云蝠紋,下承蓮瓣紋一周。牙條正中垂洼堂肚,雕如意云紋組成獸面。角牙鏤雕夔龍紋。直腿方馬蹄足,飾回紋。本對桌用料講究,制作費用不菲,為有著錄的同類紫檀雕龍紋長條桌中最大型,亦是罕見的存世成對例子。

TOP9 清乾隆

紫檀束腰西番蓮博古圖羅漢床

成交價:RMB 32,480,000

拍賣會:中國嘉德2008春季拍賣會

專場:盛世雅集-清代宮廷紫檀家具

時間:2008-04-27

尺寸:高94.5cm;寬247cm;直徑175cm

此羅漢床為傳統七屏風式床圍,中間稍高,兩側依次遞減。雕飾則為中西風格結合,床圍鏟地高浮雕中式博古圖,鼓腿和彭牙處則飾以西式洛可可風格的西番蓮紋。整體造型穩重大氣,雕工精美考究。通觀此床無論在造型、用材、工藝各方面都體現著其皇家富麗華貴的宮廷韻味,更為難得的是此件羅漢床的紋飾風格與圓明園里長春園中,歐式宮殿及玉欄桿的雕飾圖案風格相同,似應為圓明園中某座歐式建筑內的家俱。

TOP10 清乾隆

御制紫檀雕獸面龍紋條桌成對

成交價:RMB 32,200,000

拍賣會:中國嘉德2019春季拍賣會

專場:清雋明朗—明清古典家具精品

時間:2019-06-03

尺寸:270×54.3×90.5cm×2

此對御制紫檀雕獸面龍紋條桌的長度為兩米七,長度應為目前所見成對傳世桌案中的最大者。相似的例子可見于2006 年北京出版的《故宮博物館藏明清宮廷家具大觀·上》圖229、231,在養心殿后殿東暖閣皇帝的寢室中,可見一張紫檀雕花條桌,與本桌型制近似。另在2002 年出版的《明清家具·下》圖版 263中,同樣可見一張類似的紫檀條桌,靠墻陳設于北京故宮翠云館西梢間西墻。

貴為帝王之木

永華家具

名稱:拐扶手沙發(12件套裝)

材料:小葉紫檀

中國人認識紫檀的好,有一種說法是明代鄭和遠洋,為宣揚國威出發時船上滿載絲綢、茶葉、瓷器等禮品,回程時船空了需要重物壓艙。鄭和發現有一種紫色木材非常堅實沉重,就刊來用于壓艙。紫檀就這樣被運回中國。明代貴族開始用這種壓艙木制作家具,人們發現這種木頭不僅結實堅硬,而且不怕水,且防蟲,而大受歡迎。遠赴南洋采辦紫檀就稱為一種定例。

永華家具

名稱:四出頭官帽椅

材料:小葉紫檀

紫檀在明清時期已經被廣泛用于制作宮廷家具。清代皇室在紫禁城內更是以使用紫檀家具為主。根據陰陽五行,北方屬黑色,因此他們認為唯有紫黑色的紫檀與他們民族相契合。因此紫檀在明代已經采伐過量,在清代更是呈供不應求、來源枯竭之勢。

永華家具

名稱:上圖:云龍寶座

下圖:明式(明榫)獨板圈椅

材料:小葉紫檀

紫檀被用作“帝王之木”,因為紫檀特殊的形質。紫檀溫潤如綢緞、潤澤如璞玉,紫色為中國傳統最身份尊貴的顏色。又因為產地少、產量低,其主要供應地區為印度南部及西南部山區,但因為紫檀的生長周期極長,大約需要500-1000年。物以稀為貴,到了清代,紫檀幾乎已經為宮廷所壟斷,被用來制造皇家威嚴肅穆的氣勢。

永華家具

名稱:如意沙發(套裝)

材料:小葉紫檀

紫檀之貴,除了木材極為稀有,呈現出無與倫比的品質之外,其經過能工巧匠雕琢,也極為重要。清代宮廷早坂出制作的紫檀家具,穩重大氣、精工華美,用料厚重,震懾人心。由于清代統治者的愛好和推崇,當時造辦處不但有最多最好的紫檀木料,也有最好的木匠,制作家具可謂件件精工,登峰造極。

永華家具

名稱:黑紫檀小板凳

材料:黑紫檀

如今傳世具有極高文化價值和收藏價值的紫檀家具,也大都出自宮廷。這些紫檀家具沉淀了先人的智慧,稱為中國文化的符號和精髓,被作為珍貴的藏品被收入博物館或者私人收藏。當代制作的紫檀家具,大多仿造明清樣式,繼承明清工藝,價格依然不菲,購買使用紫檀是財富和尊貴的象征。

永華家具

名稱:清宮圓臺

材料:小葉紫檀

客服

QQ在線客服

欧美老妇乱人伦a片精品,日韩a∨无码中文无码电影,波多野结衣无码,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2017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